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 學科建設 > 數學組

鄭毓信:我與數學教育(2)

發佈時間:2018-03-04 點擊數: 字號:- 小 + 大【收藏】【打印文章】

鄭毓信:我與數學教育

鄭毓信教授簡介

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博士生導師。1965 年畢業於江蘇師範學院數學系,1981年碩士研究生畢業於南京大學哲學系。長期從事數學哲學、科學哲學、數學教育與科學教育的專門研究。曾多次赴英、美等國與我國港臺地區作長期學術訪問或合作研究,並先後應邀赴意大利、荷蘭、德國等國多所著名大學作專題學術講演。在國內外學術刊物發表論文330 多篇,出版《數學方法論》、《數學文化學》、《西方數學哲學》、《科學哲學十講》《新數學教育哲學》等專著30 多部,学术成果获省部级奖项7 次。1992 年起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就2008 年以來自己在數學教育領域內的工作而言,還應特別提及這樣幾件事:


第一,與先前相比,自己更多地涉足教師的培訓工作之中,大到所謂的“國培”或省一級的教師培訓,小至區縣級數學教師的全員培訓或是由某個中小學單獨組織的教研活動;既有4000 多人的超大規模,也有小範圍內以骨幹教師爲對象的系列講座......這些活動常常集中於一年中某幾個時段,有時就確實感到有些“力不從心”,但從內心深處講這又是自己十分願意承擔的一項工作。

隨着工作的深入,筆者也與一線教師和各級教研員有了更多接觸,甚至還可說有了一定的互動,這也促使筆者將更多的精力與時間轉向了普通學校與家常課。這不僅是對筆者工作的最大肯定,即在不經意中常常會看到一些素不相識的教師在他們的教研文章中轉引我的一些論點和看法,而且達成了筆者在這方面的一個迫切願望,即有更多的學校和教師向理論研究者敞開大門,並能通過兩者的密切合作促進數學教育事業的深入發展。

就一線教師的專業成長而言,筆者以爲,我們還應清楚地認識到這樣一點:與各種教學方法或教學模式的學習和應用相比較,我們應當更加重視自身教學能力的提高。後者事實上也正是筆者明確提出“數學教師的三項基本功”的主要原因。


第二,如果說筆者在課改初期的研究主要集中於“數學教學方法的研究與改革”,那麼,隨着時間的推移,不僅研究問題有了較大擴展,研究立場也有了重要的變化。具體地說,由於新一輪課程改革已經進行了10多個年頭,現更可說處於深入發展的關鍵時刻,因此,筆者以爲,這也就是我們在當前的一項重要任務,即應當從各個方面對過去10 多年的課改實踐作出認真總結與反思,特別是,我們不僅應當認真研究存在的問題或不足之處,也應更深入地去思考進一步的努力方向,包括如何能夠發揚已取得的成績,真正“做實做細做深”。


這事實上也正是以下的一系列文章的共同主題:《展望“後課標時代”》(2009),《“高潮”之後的必要反思》(2010),《國際理論視野下的中國數學教育》(2010),《數學課程改革如何深入?》(2010),《數學教師的專業成長》(2010),《數學教育的誤區與盲點》(2011),等等。


當然,這又是這一時期中的一個重要發展,即《義務教育數學課程標準(2011年版)》的頒發。由於這正是筆者在這方面的一貫看法,即不同聲音的存在有益於人們更深入地去進行思考,並可有效地防止形式主義的泛濫,這因爲,也就直接引發了以下的研究:《義務教育數學課程標準(2011版)之審思》(2012),《數學課改深入發展不應被忽視的幾個環節》(2013),《數學課程標準(2011版)的“另類解讀”》(2013),《更好承擔起理論研究者的歷史責任》(2013),《數學教育改革15 诫》(2014),等等。


第三,筆者在這些年中還明確提出了這樣兩個論點:
(1)“立足專業成長,關注基本問題。”這不僅是筆者經由對過去10 多年課改實踐的總結與反思所得出的一個主要結論,也集中地反映了筆者的這樣的認識:我們應當走出課程改革並從更廣泛的角度去進行思考和研究,因爲,課程改革畢竟不是改進教育的唯一途徑,而且,這也正是我國曆次教育改革運動的一個通病,即“積累”太少,從而就經常出現每次都是“從頭做起”這樣種不應有的現象。


(2) 積極提倡“理論的實踐性解讀”與“教學實踐的理論性反思”。應當指出,這一主張不僅與傳統的對於理論指導性作用的唯一強調直接相對立,而且也反映了筆者對於“反思性實踐者”這一現今在教育域中得到普遍提倡的關於教師工作新定位的進一步思考,特別是,我們究竟應當如何去認識與處理與教學實踐活動之間的辯證關係。例如,這就可被看成上述立場的一個必然結論,即我們不應關起門來搞研究,而是應當更加關注數學教育的現實情況。後者事實上也可被看成筆者這此年工作的一個主要特點,對此由以下文章就可清楚地看出:《教學模式研究需要再深入》(2012),《動態與省思:聚焦數學教育》(2012),《數學教育: 問題與思考》(2013),《關於“以學爲中心”的若干思考》(2014),《數學教育的20 個問題》(2014),《概念教學應當注意的一些問題》(2014),《由“先學後教”到‘翻轉課堂”》(2014),《找規律教學應當降降溫了》(2014),等等。


最後,還應提及的是,在積極從事數學教育研究的同時,自己也一直堅持了數學哲學和科學哲學的研究,兩者之間更可說存在一定的互動。2012 年出版的《科學哲學十講》(譯林出版社)就是筆者在後一方面長期耕耘的一個主要結果。令人十分高興的是,此著作的出版居然還得到了數學教育領域內不少同行的認同一一事實上,這也是筆者的一個潛在想法: 對於哲學思維的高度重視或許就可被看成中國數學教育真正走向成熟的一個重要標誌,我們更應在任何時候都堅持自己的獨立思考與一定的批判精神。


不知不覺自己已年過70,身體也出了一定的毛病,但筆者一直秉持這樣的態度: 坚持学习,努力工作,发愤忘食,乐而忘忧。


以下就是基於1992~2015 年《數學教育學報》所發表論文的一項統計研究(彭上觀:《數學教育學報》論文高頻作者的特徵研究,《數學教育學報》,2017 年第2期)所提到的兩個事實,從一個側面爲此提供的間接佐證:這一期間在《數學教育學報》“發表10篇以上文章的作者共21人,有6 人更发表了15 篇以上”,其中鄭毓信以31篇名列榜首。“發表文章時間跨度最長的有4 名作者。其中,跨度時間長、連續性又好的要數鄭毓信先生,先生除2008、2012 年外,其他年份均在《學報》發表文章,其中,2003年和2004 年每年發表3篇,這在《學報》史上是獨一無的。”


筆者還一直保持了對於數學教育現實情況的高度關注——由於這正是教育領域自2014 年以來的一個新的發展趨勢,即對於“核心素養”的突出強調,因此,這自然也就成了筆者在這一時期發表的諸多文章的共同主題,如:《學科視角下的核心素養與整合課程》(系列)(2016),《從核心素養到數學教師專業成長》(2016),《數學核心素養之我見》(2016),《數學教育視角下的核心素養》(2016),《數學應讓學生學會思維——數學核心素養的理論性思考與實現性解讀》(2017),《爲學生思維發展而教——數學核心素養大家談》(2017),等等。


上述工作爲筆者更深入地思考數學教育的各個基本問題提供了重要基礎,並直接導致了這樣兩部著作的產生:


第一,《新數學教育哲學》(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2015)。這一著作主要以過去這些年的課改實踐與相關的理論研究爲背景,並希望在數學教育哲學的理論建設上取得新的突破或重要進展。具體地,如果說筆者仍然希望“數學教育哲學”的建設能爲數學教育的深入發展打下一個堅實的基礎,那麼,這一著作就體現了筆者在這方面的一些新的不同認識:這裏所說的“基礎”並非是指某種具體的理論或觀念,而是應當有助於廣大數學教育工作者真正學會獨立思考,包括不斷提高自己的理論素養,並能逐步養成反思的習慣與一定的批判精神,從而將自己的工作做得更好,乃至逐步成爲“具有一定哲學素養的數學教育工作者”!


第二,《小學數學教育的理論與實踐》(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2017)。這也是筆者這些年來一直想做的一項工作,即從總體上對小學數學教育最重要的一些問題作出系統分析,並能較好地去處理理論研究與教學實踐之間的辯證關係,從而就能對於實際教學活動發揮切實的促進作用。當然,這一目標是否得到了實現仍有待於廣大數學教育工作者,特別是一線小學數學教師的檢驗!


以下則是筆者新近爲自己設立的一個目標:忘記年齡,丟卻病痛;放下名利,迴歸本心!


希望廣大讀者在未來的歲月中也能繼續給予筆者一貫的支持!


(初稿完成於2007 年,增补于2011、2014、2017 年)


選自鄭毓信《小學數學教育的理論與實踐》(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2017)

 

(編輯:cug1934)

相關信息
泰州市第二中學網絡中心製作維護 地址:江蘇省泰州市迎春東路9號 郵編:225300
電話:0523-86213120 電郵:[email protected]
蘇ICP備05003838號-1  您是本网站第位贵宾!谢谢您的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