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 教師發展 > 教研成果

校訓“遜志時敏”的歷史脈絡        吴春胜

發佈時間:2017-03-16 點擊數: 字號:- 小 + 大【收藏】【打印文章】

校訓“遜志時敏”的歷史脈絡

吳春勝

2016年9月,“遜志時敏”被確立爲我校校訓,戴榮校長在2016年度市直學校校長培訓班上的發言《當校長關鍵要做好三件事》中曾提及校訓的源流。發言中指出,應該到歷史中找尋校訓,初步考慮就是“遜志時敏”,因爲韓國鈞先生曾將我校校名改名爲“時敏中學”。時敏,出自《尚書·說命下》:“惟學遜志,務時敏”。 “遜志時敏”已經成爲一個成語,意爲謙虛好學,時時策勵自己。《時敏中學校歌》也有與時俱進、敏於行訥於言之意。

爲了梳理校訓“遜志時敏”的歷史脈絡,我們必須回答三個問題。《尚書》是一本什麼書?《尚書·說命下》講了些什麼?韓國鈞先生是誰?

一、《尚書》是一本什麼書

《尚書》是一部古代的重要文獻。爲什麼叫《尚書》呢?《苟子·勸學篇》說:“書者,政事之紀也。”許慎《說文解字·序》說:“著於竹帛謂之書。”因此,書是寫在竹帛上的政事記載。這種政事記載原來就稱爲《書》,漢代又叫做《尚書》,見於《史記》的《五帝本紀》、《三代世表》和《儒林傳》。王充《論衡·正說篇》中解釋說:“《尚書》者,以爲上古帝王之書。”馬融說:“上古有虞氏之書,故曰《尚書》。”尚被解釋爲上,《尚書》被解釋爲上古的史書。這部書在古代很受重視,曾經尊稱爲經,又稱爲《書經》。

《尚書》是古代的歷史文獻,在先秦篇數很多,相傳有幾千篇,孔子刪爲百篇。《漢書·藝文志》說:“《書》之所起遠矣,至孔子纂焉。上斷於堯,下訖於秦,凡百篇而爲之序。”這百篇本成爲《尚書》的第一個本子。

秦國有一個叫伏生的博士,專講《尚書》。秦漢之際,天下大亂,伏生把《尚書》藏在屋壁之中。漢代初年,伏生找尋所藏《尚書》,只得二十八篇。可能由於篇數的分合不同,又稱二十九篇。《史記·儒林傳》說:“秦時焚書,伏生壁藏之。其後兵大起,流亡。漢定,伏生求其書,亡數十篇,獨得二十九篇,即以教於齊魯之間。”可見漢代初年,百篇之書多數散失了,只剩下二十多篇。伏生所傳的二十八篇,是用漢代的文字寫的,因此叫做《今文尚書》,這成爲《尚書》的第二個本子。

《今文尚書》經過數代傳到了歐陽高、大夏侯勝、小夏侯建,在漢武帝時立爲國學,一直傳到東漢末年。晉代永嘉五年(公元311),匈奴族劉聰攻入洛陽,晉懷帝被虜,社會大亂,晉朝所藏圖書嚴重損失。歐陽高、大小夏侯三家的《今文尚書》全部喪失,民間也無法找尋,《今文尚書》終至失傳。

漢武帝末年,魯共王拆除孔子住宅,又發現一部《尚書》,它是用古代文字寫的,所以叫做《古文尚書》。這部《古文尚書》被孔子後裔孔安國得到,他把這部《古文尚書》依照古文字的形狀寫成隸書,所以又稱隸古定本,這成爲《尚書》的第三個本子。

這部《古文尚書》多出十六篇,孔安國沒有說解。東漢時賈逵替它作訓,馬融作傳,鄭玄作注,也只解釋二十九篇,其餘各篇沒有解釋,也沒有流傳下來。《古文尚書》只傳習於民間,影響較小。漢平帝時,劉歆愛好古文學,建議朝廷把各種古文經書都立於國學,《古文尚書》終得承認。但歷時不久,東漢初年即被取消。經此過程,《古文尚書》雖然沒有被立爲國學,但學習的人很多,在學術界逐漸產生影響。在杜林、賈逵、馬融、鄭玄等人的提倡下,《古文尚書》終於盛行起來。永嘉之亂,《今文尚書》失傳,剩下來的就只有《古文尚書》,至南北朝,依然盛行。到唐代,《古文尚書》被僞《古文尚書》壓倒,失傳了。

東晉元帝時候(公元317322),豫章內史梅賾向元帝獻了一部《孔傳古文尚書》。這部書的經文共有五十八篇,其中三十四篇的名稱同當時流行的鄭注本相同。除《舜典》無注外,其餘都有注。書前有序,爲孔安國所寫,詳述其得書和作傳的情況,這成爲《尚書》的第四個本子。

這個本子從樑朝開始流行,在學術界逐漸取得優勢,最終壓倒鄭玄的注本。唐朝初年制定《五經》標準讀本,採用了這個本子,後來孔穎達等作《五經正義》,也採用了這個本子。由於國家的承認,這個本子流傳下來,清代的《十三經注疏》本也就採用了這個本子(據前人考證,這個本子不但二十五篇經文是僞造的,而且它的全部註解和序文也是僞造的)。

孔安國的《古文尚書》亡於唐朝,只有梅賾所獻的《孔傳古文尚書》一直流傳到現在。

這部書按時代分爲四大類,計有虞書五篇:堯典、舜典、大禹謨、皋陶謨、益稷。夏書四篇:禹貢、甘誓、五子之歌、胤徵。商書十七篇:湯誓、仲虺之誥、湯誥、伊訓、太甲(三篇)、鹹有一德、盤庚(三篇)、說命(三篇)、高宗肜日、西伯戡黎、微子。周書三十二篇:泰誓(三篇)、牧誓、武成、洪範、旅獒、金縢、大誥、微子之命、康誥、酒誥、梓材、召誥、洛誥、

多士、無逸、君、蔡仲之命、多方、立政、周官、君陳、顧命、康王之誥、畢命、君牙,囧命、呂刑、文侯之命、費誓、秦誓。

這本書的情況就是如此。

二、《尚書·說命下》講了些什麼

《說命》共計上、中、下三篇,《古文尚書》中並沒有,在梅賾所獻的《孔傳古文尚書》中才首次出現。《孔傳古文尚書》的序中記載:“高宗夢得說,使百工營求諸野,得諸傅巖,作《說命》三篇。”《史記·殷本紀》:“帝武丁即位,思復興殷,而未得其佐。三年不言,政事決定於冢宰,以觀國風。武丁夜夢得聖人,名曰說。以夢所見視羣臣百吏,皆非也。於是乃使百工營求之野,得說於傅險中,是時說爲胥靡.築於傅險。見於武丁,武丁曰是也。得而與之語,果聖人,舉以爲相,殷國大治。故遂以傅險姓之,號曰傅說。”由此可見,《說命》是商王武丁任傅說爲相的命辭,同時也記述了傅說對武丁的進言,要求武丁遵循奉行天道、借鑑舊法、任賢爲官的爲君之道。

《尚書·說命下》的原文如下:

王曰:“來,汝說! 臺小子舊學於甘盤,既乃遁於荒野,人宅於河,自河徂亳,暨厥終罔顯。 爾惟訓於朕志,若作酒醴,爾惟麴櫱;若作和羹,爾惟鹽梅。 爾交修予,罔予棄;予惟克邁乃訓。”

說曰:“王! 人求多聞,時惟建事。 學於古訓乃有獲;事不師古,以克永世,匪說攸聞。 惟學遜志,務時敏,厥修乃來。 允懷於茲,道積於厥躬。 惟教學半,念終始典於學,厥德修罔覺。 監於先王成憲,其永無愆。 惟說式克欽承,旁招俊義,列於庶位。”

王曰:“嗚呼,說! 四海之內鹹仰朕德,時乃風。 股肱惟人,良臣惟聖。 昔先正保衡作我先王,乃曰:‘予弗克俾厥後惟堯舜,其心愧恥,若撻於市。’—夫不獲,則曰:‘時予之辜。’佑我烈祖,格於皇天。 爾尚明保予,罔俾阿衡專美有商。 惟後非賢不義,惟賢非後不食。 其爾克紹乃闢於先王,永綏民。”

說拜稽首,曰:“敢對揚天子之休命!

翻譯爲白話文就是:

   商王武丁說:“來啊,傅說! 我過去曾向甘盤學習,不久就躲避到荒郊野外,入居黃河邊,又從黃河邊前往亳邑,以至始終沒有顯著的進步。你教導我立志,就像製作甜酒,你就是發酵用的酒麴;就像調製美味的湯,你就是鹽和醋。你多次指教我,不拋棄我,我定能按你教導的去做。”

傅說說:“君王! 人人都要求博聞廣識,這是想有所作爲。學習古代賢人的教導纔有收穫,做事不效法古代賢人,而能長治久安,傅說我沒有聽說過。只有學習,使心志謙遜,專心且時刻努力,才能具備一定學識。誠信記住這些,道就會在自己身上積累下來。教是學習的一半,學習在於自始至終念念不忘,這樣自己德的修養就會在不知不覺中得到提高。借鑑先王的成法,將永遠沒有過失。傅說我因此能夠恭敬承奉王的旨意,廣招傑出的賢才把他們安排在各個職位上。”

王說:“啊,傅說! 天下四方都仰慕我的德行,這是你教導的結果。手足完備纔是正常的人,擁有良臣纔算是聖君。從前先王總領百官的保衡伊尹使我先王興起,他卻說:‘我不能使自己的君王像堯舜那樣,心中慚愧羞恥,就像在集市上挨鞭打。’如果有一個人沒有得到安置,就說:‘這是我的罪過。 他輔佐我們成就功業的祖先成湯,功名升至皇天那裏。希望你努力輔佐我,不要只使阿衡一個人留美名於商朝。君王沒有賢臣,天下得不到治理,賢臣沒有君王,得不到任用以獲得食祿。你要能夠讓你的君王繼續先王的事業,長久安定人民。”
  傅说行跪拜叩头大礼,说:“我冒昧地對答這些話,爲的正是顯揚天子您美好的教命。”

《尚書·說命下》講的就是這些。

三、韓國鈞先生是誰

民國十六年(1927年)四月六日,軍閥孫傳芳的軍隊入城,時任省立代用中學校長的袁祖成英勇就義。民國二十四年(1935年)四月,決定組織新校董會,公推時任江蘇省長的韓國鈞先生爲私立時敏中學董事長,時敏二字即取自《尚書·說命下》“惟學遜志,務時敏,厥修乃來。”

    今天,“惟學遜志,務時敏,厥修乃來。”已經成爲一個成語“遜志時敏”, 據蔡沈集傳的記載,“遜,謙抑也。務,專力也。時敏者,無時而不敏也.遜其志如有所不能,敏於學如有所不及,虛以受人,勤以勵己,則其所修,如泉始達,源源乎其來矣。”也就是謙遜好學,時時策勵自己的意思。

值得一提的是,無產階級革命家方誌敏(19001935)姓名中的“志敏”二字也出自“遜志時敏”,後來,19351月因叛徒出賣,方誌敏同志被捕,獄中堅貞不屈,同年7月在江西南昌英勇就義,烈士的鮮血踐行了其“遜志時敏”的革命精神。

    穿過歷史的重重帷幔,感知烈士被難鮮血的溫度,校訓確實來之不易,倍覺珍惜。越過時空,聆聽厚重的校歌,勗哉同學,鍜乃礪乃,東亞正風雲。”回到泓園,吶喊我們的願景,“秀出東南,從此起航,卓越爭四星。”

(編輯:cswu)

相關信息
泰州市第二中學網絡中心製作維護 地址:江蘇省泰州市迎春東路9號 郵編:225300
電話:0523-86213120 電郵:[email protected]
蘇ICP備05003838號-1  您是本网站第位贵宾!谢谢您的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