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 學科建設 > 歷史組

王艮“爲師之道”思想的啓迪

發佈時間:2006-10-25 點擊數: 字號:- 小 + 大【收藏】【打印文章】

“泰州學派與和諧社會學術研討會”材料

王艮“爲師之道”思想的啓迪

江蘇省泰州第二中學  徐明

在紀念泰州學派創始人王艮先生逝世465週年之際,深刻探析王艮先生的“爲師之道”思想,對從事教育工作的爲“師”者:頗有啓迪,筆者就先生的“爲師之道”思想對今天有何啓迪,談談粗淺看法,供同仁參考。

首先,今爲“師”者,需有偉大崇高的師德。

王艮《通書》曰:‘曷爲天下善’?曰:‘師’。師者,立乎中,善乎同類者也。故‘師道立,則善人多,則朝廷正,而天下治矣。非天下之至善,其孰能興於此哉?’1先生在這裏對“師”提出了較高的要求,要“善乎同類者也”,即要有偉大而崇高之師德。爲師之道,止於“至善”,其最終目的,乃是爲了“朝廷正”,“天下治”。他的教育目的具有封建性,需加以批判,但要止於“至善”,則需要通過立師德而方能達到的境地。“師德”何立?筆者認爲。

第一,立崇高的敬業精神。王艮“生長竈間,年三十纔可識字”2先生“默坐體道,有所未悟,則閉關靜思,夜以繼日,寒暑無間,期於有得。”3“一夜夢天墜壓,萬姓驚號,奮身以手支天而起,見日月星辰,殞亂次第,整頓如初,民相歡呼拜謝。覺則汗淋沾席,起坐,頓覺萬物一體,視宇宙內一人一物,不得其所,惻然思有以救之,與物無間。而前者渾然不二於日用者,今則自得而自喻也。因題其壁曰,正德六年周,居仁三月半,”4 “自此行住語默,皆在覺中。……此先生入之始也。”5先生“悟道”後,堅持在平民中講學“,終生未更”,“悔人不卷”其敬業精神可欽,應爲當今“師”者所承。

第二,建和諧“講”“學”之關係。王艮先生重視在傳統講學中建立起和諧的“師生”關係。

王艮“每講學,開明人心,侃侃辯惑起迷,務令人自得而後己。家庭鄰里之間,皆愛慕其至誠而樂與之親,言行無不信悅。”6聽先生講學,由於達到“無不信悅”的境界,由此,聽者無不“樂學”。

究其先生能建立和諧“講”與“學”關係原因,這與先生的“講學”風範有密切聯繫。先生“念昔己亥之冬,聞念庵之在會,暨東城之往從,時有雙橋戾止,巽峯攸同。餘乃率皐庠多士,亦蹌蹌乎萃止安豐。先生力疾,據榻雍雍,隨叩隨應,有若洪鐘。遠稽堯、舜、周、孔,下及大學中庸,明精一執中之旨,示中和位育之功。口若懸河以東注,貌若喬嶽之孤鬆。載命賢郎,歌浩浩之章,歌韻其鏘鏘。先生互答,聲振林塘。羣公多士,剪燭共聽,羅坐榻旁,恍乎若莫春童冠之舊詠,嗒乎若程夫子弄吟濂溪之鄉。”7由此可見,先生講學注重社會實踐,注重情感投入,兼有“博學”基礎,“口若懸河”之條件,故能與聽者“互答”,“講”與“學”渾然與一體。

第三,兼“講學”與“育人”與一體。

王艮講學內容“淮南格物說”,“百姓日用即道”等思想吸引了大批的弟子,深受廣大平民百姓的喜好和信服,在當時起了“掀翻天地”的震憾作用。這充分說明,王艮講學不拘泥於儒家之經典,講“百姓日用之道”,做到授課內容的平民化和實用性,讓弟子在“樂學”過程中自覺接受並加以運用。

先生講學的目的在於“育人”,在於“教化”於民,“先生益自信……所至與人講論道學,……鄉人始而駭,漸而信,久而浸與俱化焉。”8由此可見,王艮敢於否定維護封建統治階級利益的聖經賢傳,王艮之所以樹立這樣的教育目標,這固然與他的出身,社會經歷有關,但更主要的是他能密切關注人民羣衆的疾苦,特別是能與下層人民同呼吸,共命運有關。因此,對封建統治階級表示強烈的不滿和痛恨,勇於背棄否定封建傳統的聖經賢傳和道德禮教的精神值得借鑑。

王艮將講學的內容和目的做到有機“統一”,講學更具有目的性,“教化”百姓,對封建統治形成一定的“判逆”,激發反封建專制,更具有一定的進步性。今爲“師”者,亦需將內容和目的兼顧起來,只“講學”不知如何“育人”,只“授課”,受教育者不知如何做人,這都是當今教育的弊端。

其次,今爲“師”者,要有與時俱進,不斷創新的精神。

爲“師”者教育的理念要不斷創新。王艮曾投奔王陽明之門,其中原因:“越中王先生(陽明)自龍場謫歸,與學者盛論孔門求仁,知行合一,泥者方仇爭之。至十四年,先生巡撫江西,又極論良知自性,本體內足,大江之南,學者翕然信從。而先生(王艮)顧奉親鶉居,皆未及聞焉。有黃塾師者,江西人也,先生論詫曰:‘此絕類王巡撫公之談學問也。’先生喜曰:‘有是哉!雖然,王公論良知,某談格物。如其同也,是天風王公與天下後世也,如其異也,是無以某與王公也。’其自信如此。即日往造江西。蓋越兩月而先生再詣豫章城,卒稱王公先覺者,退就弟子。間出格物論,先生曰:‘待君他日自明之。’9但王艮授講學理念並非和王陽明一致,王艮欲以“草莽匹夫,致君民於堯舜(三代之上),不能忘情於天下。”10意思是要被統 治者干涉天下國家大事,這就違背了君子“思不出其位”的教條。王陽明不同意王艮的看法,認爲舜爲匹夫,耕於歷山,條而忘天下,被統治者不能干涉國家大事,只能忘天下,這顯然遵守着“君子思不出其位”的正宗思想。但是王艮認爲,有堯在上,草莽匹夫纔可風樂而忘天下,否則還“未能一日前忘”天下,還不得不搞“致君民於堯、舜”的事業。這種要不要、許不許草莽匹夫顧問天下國家大事的分歧,從根本上區分了王艮與王陽明。

王艮在王陽明門下,從分歧以至不滿,他格子進行了一次北行傳道的活動。這次活動,遭到王門同學的非難,遭到王陽明的嚴厲責備。

“久之,從王先生(陽明)居越,嘆曰:‘風之未遠也,是某之罪也。’辭還家,駕一小蒲車,二僕自隨,北行。所至化導人,聳人聽視,無慮千百,皆飽義感動。未至都下,先一夕,有老叟夢黃龍無首,行雨,至崇文門變爲人立。晨起往候,而先生適應之。先生風格既高古,所爲卓犖如此,同志相顧愕,共匿其車,勸止之。先生留一月,竟諧衆心而返。然先生意終遠矣。”11由此可見,正是由於王艮的這種“離經叛道”的精神,纔在理論上形成了一種新的學派——泰州學派,不崇拜聖賢及學派掌門之人,形成個人獨突的講學理念,這是當今爲“師”者值得有益的借鑑。

爲“師”者教育的內容要不斷創新。王艮講學的核心內容 “百姓日用之道”,是對王陽明“心學”的一大創新。陽明先生“心學”宣傳“宇宙便是吾心”,“心即理也”,“心外無物”。12是主觀唯心主義,和“百姓日用之道”與“萬物一體,”“體用一原”的一元論世界觀相一致的,具有樸素的唯物主義思想。王艮的講學內容和陽明先生相比較,即具有一定的繼承性,更具有一定的創新性,實用性,因此廣受百姓歡迎。

爲“師”者教育的方法不斷創新。王艮先生講學,方法靈活多樣,“開門受德,遠邇皆至,先生骨剛氣和,性靈澄徹,音欬盼顧,使人意消。即學者意識稍疎漏,不敢正以視。往往見人眉睫,即知其心,別及他事,以破本疑,機皮響捷,精蘊畢露。”13說明他講學深入淺出,頗受人尊敬。這種講學風采,相應響捷,宛然禪家機鋒。其啓悟別人,有時靠懸河之口,然而更多的剛在說來頗爲神祕的“使人意消”的“音欬盼顧”,有所謂“先生於眉睫之間省覺人最多”;另一方面又有所謂“見人眉睫,即知其心。”王艮居家則門書傳道標語,出門則乘招撞車,會山林隱逸;啓市井愚蒙,對羣衆隨機指點,所向信服。先生講學,常“修軀古貌,兩掌心肉珠微趕快,左一右二,有握乾把坤之象,天之生德,夫豈偶然!”14

王艮講學,不拘泥於時間、場所,但注重自身形象和方式,以達到“教化”之效果,與陶行知頗爲相似,方法靈活多樣,讓受教育者“樂學”,產生學習興趣,亦值得今爲“師”者倡導。

再次,今爲“師”者要有淵博深厚的知識。

王艮講學之所以“聽者衆多”,多爲鄰里,鄉人,鹽場鹽民,有一定羣衆基礎,其原因之一,即有深厚的儒學基礎。王艮啓蒙較晚,十九歲,與“里人商販東魯”15。所謂里人,當即同是安豐場人。鹽場竈民,沒有別的商販,有之,就是販私鹽,所謂“安豐俗負鹽”。年譜於二十一歲下雲:“經理財用,人莫能及,自是家道日裕。”16二十三歲去山東,又學了醫術。二十九歲“一夜,夢天墜壓,萬姓驚號,奮身以手支天而起,見日見星辰,殞亂次第,整頓如初,民相歡呼拜謝。覺則汗淋沾席,起坐,頓覺萬物一體,視宇宙內一人一物,不得其所,惻然思有以救之,與物無間。而前者渾然不二於日用者,今則自得而自喻也。因題其壁曰,正德六年周,居仁三月半。” “自此行住語默,皆在覺中。……此先生悟入之始也。”17但先生很勤奮、刻苦,講學時旁徵博引,隨指迷津,“博學”是爲“師”的重要條件之一。

王艮創“百姓日用之道”,將“百姓日用”作爲講學內容的標準和核心,這說明講學具有選擇性,旁而不雜,廣而有序。王艮的“百姓用之道”思想把勞動人民的生產、生活活動等家常事作爲“聖人之道”,體現了人民羣衆的願望和要求,對封建傳統思想理論和封建統治階級是一次很大的突破和衝擊,因而具有一定的進步性和人民性,並能得到廣大人民羣衆的信服和擁護。對授課內容要“慎選”,是爲“師”的又一重要條件。

王艮講學,其內容形成一個獨立的體系,即泰州學派,年譜嘉靖十六年丁酉,王艮五十五歲下說:“時有不諒先生者,謂先生自立門戶。先生聞而嘆曰,某於先師,受罔極恩。學術所繫,敢不究心以報。”18所謂“學術所繫,敢不究心以報”,19形式上似爲“自立門戶”辯解,而實質是“吾愛吾師”,“吾尤愛真理”的另一種說法,正是承認了“自立門戶”的事實。王艮早已自立門戶,創立泰州學派,後又利用了陽明之學的某些範疇,加以改造、發揮,這是在學術思想史上必須予以重新認識的問題。我們不能同意一般稱泰州學派爲“王學左派”。20因爲稱王學左派,則仍然承認泰州學派是王學的一支,然事實上並不如此。這點,黃宗義也是認識到了的,他在明儒學案裏,在姚江學案之後,列浙中王門、江右王門、南中王門、楚中王門、北方王門、粵、閩王門,俱冠以王門字樣,明標系屬王門派系。但是接着列止修學案、泰州學案,卻不標明王門,是其以止修、泰州雖與王門有一定的關係,而別立宗旨,才作爲獨立學派來處理。因此,對講授內容,形成自己的特色“體系”,授課的風格形成獨突的一家,更是今之爲師者需苦苦追求的目標。

總之,綜觀王艮先生“爲師之道”的要求,其先生的在講學中的創新精神,以及廣博深厚的儒學功底等,對今天從事教育教學工作的“師”者,都應有深刻的啓迪,在王艮先生逝世465年之際,筆者謹以此文作一探討,望引起同仁們的共鳴。

註釋:

(1)   《心齋先生全集·安定書院講學別言》

(2)3   《心齋先生全集·語錄》

(4)6   《徐樾王心齋別傳·卷三》

(5)(10)(13)  《耿定向王心齋傳·卷二》

(7)11   《黎堯王心齋奠文遺集·卷四》

(8)9   《趙大洲墓銘》

(12) 《中學歷史教材必修II人民教育出版社第14頁》

(14)(15)16)(17) 《黎堯王心齋奠文遺集卷四》

  (19)(20)  《明儒學案卷首師說》

 

 

 

2006.9

(編輯:徐明)

  • 上一篇:[圖文]
  • 下一篇:王艮教育思想簡評
  • 相關信息
    泰州市第二中學網絡中心製作維護 地址:江蘇省泰州市迎春東路9號 郵編:225300
    電話:0523-86213120 電郵:[email protected]
    蘇ICP備05003838號-1  您是本网站第位贵宾!谢谢您的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