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 學科建設 > 語文組

課文鑑賞說明

發佈時間:2006-10-26 點擊數: 字號:- 小 + 大【收藏】【打印文章】

 

一、誦讀提示

這首詩的旨趣跟《蜀道難》不同,它着力刻畫的是詩人的自我形象,其實是借勸酒爲名吐胸中塊壘。全詩的基調是豪放的,但思想感情卻十分複雜。誦讀時應當伴隨着詩人感情的發展變化,適當地變換聲調和節奏,力求再現詩人的形象。指導誦讀的要點如下:

1.開頭兩聯均用“君不見”領出,“君”,指岑夫子、丹丘生。要讀得從容、親切。“黃河”一聯用的是古代民歌中的比興手法,即用眼前景物起興而又具有比喻的作用,誦讀時頭腦中須有黃河奔流的視象。“天上來”極言黃河源頭之高,“不復回”隱含韶光易逝之意,均須重讀。“高堂”一聯繫承“不復回”而來,說及人生。“悲白髮”,猶言人生易老,嘆意極濃,“悲”字當重讀,再用“朝如”句補足其意。這兩聯把天地人生都說到了,境界極其闊大,應當讀得很有聲勢,有慷慨生悲的韻味。

2.以下節奏逐漸加快。“人生”一聯爲入題語,重音當落在“盡歡”和“空對月”上。“天生”一聯說明“須盡歡”的理由,顯示了詩人對未來的信心,應當讀得擲地有聲;讀後宜作一頓(這裏的潛臺詞是“既如此,那就……”),爲詩中第一個高潮蓄勢。第一個高潮在“會當一飲三百杯”這句上,應當讀得豪氣十足,要用升調讀,“三百杯”一語尤當着力加以渲染;爲突出這一句,上句“烹羊宰牛且爲樂”宜輕讀。

以上是詩的鋪墊部分,讀後可作稍長停頓。

3.“岑夫子”以下六句爲詩意轉換處,亦可視爲下面勸酒歌的引語,應當讀得親切,節奏逐漸加快,重音依次落在“將”“莫停”“歌”“傾耳聽”諸字上,突出祈請之意。讀完,稍作停頓。

4.“鐘鼓”一句至結尾爲詩的主體部分,詩人藉此盡吐胸中塊壘,必須讀得酣暢淋漓,再現詩人狂放不羈的個性。

“鐘鼓”二句是這支勸酒歌的主題,也是全詩主旨所在。詩人說這話時,其憤激之情必當見於辭色,應當讀得從容。“不足貴”“不復醒”二語當用極強音讀,以見其憎惡、鄙棄之深。其下“古來”二句是以抒情方式說明“不復醒”的理由,亦可見詩人蓋世之氣和狂放之態。兩句之中,上句爲賓,宜輕讀,略示“鳳歌笑孔丘”(《廬山謠寄盧侍御虛舟》)之意;下句爲主,宜重讀,要表現出十足的自信。

“陳王”二句援引古人飲酒情形爲例,可用敘述調讀而略帶感情色彩。重音當落在“恣歡謔”三字上,但歡中有悲,因爲詩人說陳王,其實又是說自己,不過是懷才不遇借酒消愁而已。其下兩句也是有主有賓:“主人”句爲賓,宜輕讀;“徑須”句爲主,詩人反客爲主,直命沽酒,豪放之態如見,宜重讀。讀後應稍作停頓,爲結尾的抒情高潮蓄勢。

結尾前三句當快讀,至“與爾同銷”可兩字一頓並放慢速度,再用誇張語調讀最後三字,“古”“愁”之後皆當有延長音──這是全詩的高潮,須有強大的聲勢,才能顯示詩人飄逸的風格,不是一般的兒女愁情。

二、整體感知

《將進酒》是漢樂府曲名,古代的歌辭,有以飲酒放歌爲言的,有以濡首荒志爲戒的。李白這首詩雖用了舊題,卻能跳出前人窠臼,自創新意,把飲酒和對黑暗現實的批判結合起來,從而在一定程度上賦予這個歷來被許多詩人歌唱過的詩題以積極的內容,這是值得重視的。要點有兩個:

首先要看到“鐘鼓”兩句是一種特殊的藝術概括方式,是當時社會上形形色色的黑暗現象在詩人心靈中的折光反映。這首詩大約作於安史之亂前四五年光景,當時唐玄宗耽於女色,先後將政事交給奸相李林甫和楊國忠,官場一片黑暗,豪門貴族只顧尋歡作樂,不以國事爲念,社會腐敗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詩人對此極爲不滿,所以才說“鐘鼓饌玉不足貴”,實際上是對當權者和豪門貴族的否定;但他又無力改變這種狀況,只能用消極的辦法進行反抗,因而又寫道:“但願長醉不復醒。”這種概括方式,跟《夢遊天姥吟留別》中借尋仙表現不事權貴的意志的寫法頗爲相似。

其次,“古來”二句從某種意義上看,也是對封建統治階級埋沒人才的揭露。“古來聖賢”,至高至大莫若孔子、孟子,他們爲宣傳自己的政治主張而奔走於各諸侯國之間,辛苦備至,可有誰聽他們呢?真是“寂寞”得很!詩人看穿了這一點,對統治者不再抱有幻想,決心逃於酒鄉,所以接着就說:“唯有飲者留其名。”

這首詩也流露出詩人思想上的矛盾:一方面,他有用世的想法,深信“天生我材必有用”;另一方面,他又想用飲酒的辦法使自己從懷才不遇的苦悶中解脫出來。他崇拜曹植,讚揚他“斗酒十千恣歡謔”的做法,也證明了他這個思想矛盾的存在。

李白的狂歌痛飲畢竟是一種消極行爲,但這是他的傲世態度和豪放不羈的個性所使然,是無法改變的。杜甫在結識他之初就看出了這一點,曾試圖說服他,寫道:“痛飲狂歌空度日,飛揚跋扈爲誰雄?”(《贈李白》)杜甫這個批評是正確的,但我們也不可忽視李白的飲酒詩中仍包含着積極的內容。

三、鑑賞要點

1.感情上大起大落

這首詩中,詩人感情的發展變化極快,可分四個層次:

開頭四句寫悲。

一落筆就寫黃河景象,有慷慨生悲之意。這是非同尋常的。詩人寫黃河,頗能顯示它的宏偉氣魄和浩大聲勢,如“黃河如絲天際來”“洪波奔流射東海”(《西嶽雲臺歌送丹丘子》),“黃河西來決崑崙,咆哮萬里觸龍門”(《公無渡河》)等,其基調是壯;這次則不同──詩人彷彿站在高山之巔,頃刻間就看遍了它的萬里流程,因有“不復回”之嘆,儘管也寫出了黃河的氣魄之大,其基調卻是悲。由此聯想人生,詩人頭腦中便出現了這樣一幅圖景:高堂之上,人們對鏡自視,“不知明鏡裏,何處得秋霜”(《秋浦歌·其十五》)。真是流光易逝,人的一生竟像朝暮之間一樣短促啊!至此,詩人的悲意更濃了。

“人生”以下六句寫歡。

但詩人深知“白髮如絲悲何益”(《前有樽酒行》),因而立即轉悲爲歡。儘管詩人在政治上並不“得意”,但在他看來,朋友間的聚會也同樣是人生中的快事,大家何不高高興興地痛飲一場呢!想到這,他頓生豪情,相信自己將來必能作出一番事業,對區區金錢也毫不在意。於是連呼“烹羊宰牛”,準備像東漢大學者鄭玄那樣“一飲三百杯”。詩人這種歡樂感情是真實的,也是高尚的,不同於凡夫俗子的只圖一醉方休,因爲他說出了“盡歡”的正當理由。

“鐘鼓”以下六句寫憤激之情。

待到酒宴開始,詩人舉杯勸飲,他的感情突然由歡樂轉爲憤激,這是因爲他要藉此把長期鬱積在胸的不平之氣一齊宣泄出來。他鄙棄那結黨營私、排斥賢能的豪門貴族集團,因而說“鐘鼓饌玉不足貴”;他憎恨這些人的黑暗卑污行徑,因而說“但願長醉不復醒”──這兩句詩可以說集中地表現了他自離開長安至今的憤激之情。但這又不僅是爲了一己遭遇,他還想到了“古來聖賢”(其中大概有孔子、孟子一類人,也有屈原、賈生一類人),他們有經天緯地的才能而不爲統治者所用。詩人說他們“寂寞”,不是否定他們,而是爲他們惋惜乃至抱不平。尤其是曹植──這是他十分景仰的人,他讚揚曹植的豪華酒宴,其實是爲曹植的懷才不遇抱恨終生而嘆惋,兼以自況。這就加深了詩人的憤激之情,爲結尾說的“萬古愁”埋下了伏筆。

“主人”句至結尾寫狂放之情。

這一層寫詩人要將一切價值昂貴之物都拿來“換美酒”,真是狂放到了極點。這是可信的,因爲上文說過“千金散盡還復來”。這種狂放,從實質上看,是詩人的悲之重、歡之濃和憤激之深的集中表現。至此,再用“同銷萬古愁”來結束全詩,自有水到渠成之效。

2.誇張的寫法

詩中的有些誇張寫法是憑藉數字來表現的,例如用“一飲三百杯”表現豪飲,用“斗酒十千”表現酒價的昂貴,用“萬古愁”表現愁的深廣;有些則屬於感覺的誇大,如“黃河之水天上來”極言黃河源頭之高,“朝如青絲暮成雪”極言人生短促。諸如此類的誇張句都有力地說明詩人橫放傑出,用辭大膽,他人莫及,也表現了他那豪放飄逸的詩風。

●解題指導

一、提示:這首詩用長句開篇,有挾天風海雨而來之勢;中間感情複雜而多變;結尾忽然振起,有如登泰山絕頂,一覽天地之大。朗誦時要注意表達詩人這種開闊曠達的胸襟。

這首詩比較易懂,所以要求當堂成誦。可以分兩步走:(1)練習背誦,達到基本成誦;(2)參考上文“誦讀提示”,逐句指導學生誦讀,能讀出詩人的感情。

在前一階段,試讀之後最好大致疏通文義,指出韻腳,並劃分層次。本詩韻腳依次是:①來、回;②發、雪、月;③來、杯;④生、停、聽、醒(這裏作平聲)、名;⑤樂、謔、酌;⑥裘、愁。劃分層次當以詩意的發展變化爲準,不要按換韻與否。

二、這道題是爲鑑賞這首詩的內容和形式上的特點而設計的。詩中可鑑賞的地方很多,以下四小題都是鑑賞的重點,其餘如比興的寫法、用典等等,只宜略爲道及。

1.基調,指的是一篇作品整體上的感情色彩或氛圍。基調常常可以憑直觀被感知,但只有經過分析才能得出確切的結論。例如這首詩,初讀一兩遍,會覺得它豪氣十足,但弄清詩人感情發展的脈絡以後,就會看出詩人的憤激之情是占主導地位的。確切地說,豪放只是它的外殼,而內核則是憤激。因此,這道題中的兩問是有密切聯繫的,不要把它們割裂開來;至於先問哪一問,教師可以靈活掌握。

第一問答案:憤激。

第二問答案要點:詩的開頭悲嘆人生短促,轉眼即是百年;接着因悲而生尋歡之意,準備痛飲一場;然後轉入正題,借酒抒發其憤世嫉俗之情;到結尾更將這種種複雜的心緒統一爲“萬古愁”,使抒情達到了高潮點。詳見“誦讀提示”和“鑑賞要點”中的第1點。

2.這道題是爲鑑賞這首詩的基本內容設計的,也有加深理解詩的基調的作用。古代長詩的主旨往往集中在一兩個詩句上表現出來,但若不統觀詩的全局就很難發現它們。這首詩中“鐘鼓”二句就是這樣的詩句,以此爲題,正是爲了探究詩的全局,這叫做“反其道而行之”。至於拿《夢遊天姥吟留別》中“安能”二句來比較,只是一種啓發方式而已,着眼點其實不在這上面,能說出多少異同之處都無關緊要。

答案要點:內容上相同的是,都表現了詩人對權貴的鄙棄和蔑視的態度;所不同的是,前者所謂“開心顏”包含着個人對精神自由的追求,而後者所謂“長醉不復醒”顯得消極一些。總起來說,前者於憤激中略見昂揚,後者於憤激中略見低沉。

在表達形式上二者的不同是很明顯的。前者是直白,鋒芒直指“權貴”;後者是曲達,以“鐘鼓饌玉”借代權貴。

之所以有上述不同,可能跟詩人創作時的心境和所選用的題材有關。《夢遊天姥吟留別》寫於初離長安之時,詩人餘恨未消,又以遊仙爲題材,而“安能”二句有卒章顯志的作用,不能不直截了當地說出詩人心中的意願;而《將進酒》作於此後約七年光景,又值朋友歡聚飲酒,盡吐胸中塊壘,也要跟飲酒合在一起說,因而只能採用曲達。

3.首先要正確理解“古來”二句的意思:“聖賢”,不是單指孔孟,也包括所有“抱利器而無所施”的賢能之士;“飲者”,決非一般酒徒,而是“聖賢”中逃之於醉鄉的人。說聖賢“寂寞”,並非貶抑,不過是“千秋萬歲名,寂寞身後事”之意;說飲者“留名”,固屬偏激之辭,表現了詩人的狂放,但既在酒宴上,自然要強調飲酒的意義,也是可以理解的。這樣來解釋這兩句,則詩人以曹植爲例的意圖就昭然若揭了。

答案要點:

曹植很有才幹,但遭兄、侄猜忌,終不得用。李白欽佩他的才幹,同情他的遭遇,藉以自況,故用爲例證。

4.誇張的運用是李白詩歌的重要特色之一。設計此題的目的是啓發學生對此作一點比較深入的分析,從詩人的思想性格、氣質修養等方面瞭解這種寫法的實質。

答案(舉三例,供選用):

例一:“朝如青絲暮成雪”:這種感受是許多老年人都有的,但由詩人說出,其意義卻非同尋常,形象地表達了詩人政治上的失落感。詩人在25歲上“辭親去國,仗劍遠遊”,是“以當世之務自負”的,欲以布衣取卿相之位。如今,25年過去了,他已滿頭白髮,功業上卻毫無成就。回首往事,難免有人生短促之嘆,也表達了懷才不遇的苦悶。

例二:“會須一飲三百杯”:“一飲三百杯”在歷史上是有記載的(詳見“補充註釋”),李白仰慕古人的大度,有效法之意。在《襄陽歌》裏他曾寫道:“鸕鶿杓,鸚鵡杯,百年三萬六千日,一日須傾三百杯。”這裏是重申其意。這種誇張,跟故意張大其辭是有區別的。

例三:“與爾同銷萬古愁”:愁若止於一身,那是毫無意義的。詩人嘆“古來聖賢皆寂寞”,爲陳思王曹植的遭遇抱不平,都表現了愁的深廣。用歷史的眼光看,“抱利器而無所施”的賢能之士古代有,今日有,則將來一定還有──這樣的愁情唯“萬古愁”一語足以當之。這種誇張,也不是故意張大其辭,可以使人信服。

三杜甫不贊成李白飲酒過多,曾寫道:“痛飲狂歌空度日,飛揚跋扈爲誰雄。”你對李白的“痛飲狂歌”有什麼看法?課外查找資料,寫一段話表達你的看法。

李白的“痛飲狂歌”是他的侷限性的表現,學生對此可能有各種不同的見解,讓他們說出來比不說好。教師可以有選擇地看幾篇,做一個小結,幫助學生認識詩人侷限性之所在,以消除負面影響。

以下篇目可供師生選用:《月下獨酌》《下終南山過斛斯山人宿置酒》《襄陽歌》《宣州謝樓餞別校書叔雲》。

 

(編輯:王建民)

  • 上一篇:《李杜詩五首》
  • 下一篇:《將進酒》
  • 相關信息
    泰州市第二中學網絡中心製作維護 地址:江蘇省泰州市迎春東路9號 郵編:225300
    電話:0523-86213120 電郵:[email protected]
    蘇ICP備05003838號-1  您是本网站第位贵宾!谢谢您的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