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 學科建設 > 語文組

《促織》

發佈時間:2006-04-26 點擊數: 字號:- 小 + 大【收藏】【打印文章】

促織》教案

王建民

教學目的

一、學習編寫情節提綱,掌握課文的結構特色,理解作品的社會意義。

二、懂得小說結尾“異史氏曰”一段的論述及其作用。

三、引導學生掌握文言虛詞“然”的用法,介賓短語中賓語“之”的省略以及一些課文未加註釋而有一定難度的詞語或句子。

教學設想

一、課文較長,故事情節曲折多變,但語言較淺近,可以讓學生藉助課文提示、註釋,查閱詞典,通讀課文,理清脈絡,編寫情節提綱。

二、爲使學生學得生動有趣,在熟悉內容的基礎上,引一則跟它相類的野史作比較,使學生了解同旨異體的文章,並進一步把握《促織》的題旨。

三、《促織》的結尾,歷來有爭議,通過討論,求得比較一致的看法。

教學時數  3教時

教學過程

第一教時

一、教學要點。

簡介作者及作品,通讀課文,解決詞句疑難、分段。

二、教學內容與步驟。

導語設計:

畫人畫鬼高人一等
    刺贪刺虐入骨三分
   這兩行文字是郭沫若爲蒲松齡紀念館"聊齋堂"寫的對聯。蒲松齡是我國清代著名文學家,他的《聊齋志異》是傳世的不朽之作。"畫人畫鬼",指《聊齋志異》的題材內容,借狐鬼故事來達到"刺貪刺虐"的目的;"高人一等",是評價蒲松齡在文學史上的傑出貢獻;"入骨三分",則高度概括了他創作的特色和卓越成就。今天,我們將要學習他的名篇《促織》,看看這個評價是否恰當?希望同學們學後都能談談自己的見解。

1.題解:

課文選自蒲松齡的《聊齋志異》,簡稱《聊齋》。

作者蒲松齡,山東淄州(今淄博市)蒲家莊人,字留仙,一字劍臣,別號柳泉。從小熱衷功名,19歲參加科舉考試,連中縣、府、道的第一,但此後卻屢試不第,擠不進官場。他的大半生基本上在家鄉過着清苦的塾師生活,因而和人民接觸的機會較多,對統治階級的種種罪惡有所不滿。

蒲松齡20歲左右開始創作《聊齋》,40歲左右基本完成,以後不斷有所修改和增補,直到死前爲止。這部作品,是他一生心血的結晶。

《聊齋》收集了大量的民間神話傳說,書中極大部分以狐仙鬼怪、魚精花妖爲題材,用以諷刺現實,寄託孤憤。正如該書自序所說:“集腋成裘,忘續明之錄,浮白載筆,僅成孤憤之書。寄託如此,亦是悲矣。”

《促織》是《聊齋》中的名篇,作者通過寫成名一家被官府逼迫交納蟋蟀以致傾家蕩產,但又終於致富的故事,深刻揭露了封建徭役的殘酷,辛辣諷刺“一人飛昇,仙及雞犬”的醜劇,有深刻的社會意義。
  “促織”又名“蛐蛐”,“鬥雞”和“蟋蟀”。古諺:“蟋蟀鳴,懶婦驚”,說古代婦女一聽到蟋蟀的叫聲,便知秋日已到,離冬天不遠了。於是抓緊時間紡織,這便是“促織”一名之由來。蟋蟀在古代有很多名稱。因其形似蝗而小,原與蝗蟲同名,都稱爲“蛩”。《淮南子·本經訓》中的“飛蛩滿野”就是指蝗蟲,而白居易《禁中聞蛩》詩“西窗獨暗坐,滿耳新蛩聲”則是說的蟋蟀。蟋蟀也就以它的善於鳴叫而與蝗蟲相區別,稱爲“吟蛩”。到了魏晉時代,因其鳴聲似“促織”、“趨織”,便獲得了“促織”的美名。晉人崔豹在他寫的《古今注·魚蟲》中說:“促織,一名投機,謂其聲如急織也。”這也就是說,“促織”的名稱是“因聲得意”。現在北方話稱蟋蟀爲“蛐蛐兒”,也是以其叫聲來命名的。從訓詁學的角度說,“促織”、“趨織”、“蛐蛐”爲同音轉化,名稱都是由叫聲而來。

2.通讀:

1)提出要求:

①先看課文“預習提示”,畫出關鍵句子。

②對照註釋逐段通讀課文,畫出不懂的詞語句子。

③閱讀時思考下列問題:

作者以什麼爲線索展開全文;

緊扣線索,簡要歸納段意;

結尾“異史氏曰”是否是多餘筆墨?

2)通讀課文:

學生根據教師提出的要求自讀課文。教師指導,一些簡單的疑難,隨時個別解決;困難較大,帶有共性的問題,教師板書,準備討論答疑。

3)解釋疑難詞語句子:

學生通讀課文結束,教師根據板書,解釋疑難詞語句子(限於課本未加註釋或雖有解釋但不夠恰切的)。

①宣德間:宣德年間。宣德,明宣宗朱瞻基的年號(14261435)。

②不終歲,薄產累盡;累盡,課文註釋“受累而賠盡”。按:累,音lèi,這裏作虧損講,就是“賠”的意思,“累盡”應作“賠光”講。

③成然之:成名(認爲)很對。然,是;然之,以之爲然。

④展玩不可曉:翻來覆去的細看,卻不明(是什麼意思)。展,展轉,翻來覆去;玩,玩味,細細地體會。

⑤業根,死期至矣!而翁歸,自與汝復算爾!:句中“復算”,課文註釋“算帳,追究”,細味“復”字沒有落實。這句應該是兩句話兩層意思,第1層是母親罵,第2層是父親再算帳。

③思試之鬥以硯之:前一“之”代“蟋蟀”,後一“之”代“蟋蟀角鬥的本領”。“以”,連詞“而”。“艦”,窺視,此處是“看”的意思。

⑦又試之雞:(接着)又(拿它)跟雞試鬥一次。“試之雞”即“試之以雞”、“以雞試之”。

3.分段:

1)提問:①貫串本文的線索是什麼?(促織)②以“促織”爲線索,本文可分幾部分?

討論。明確:全文9段,前面8段是按事物發展的自然順序記敘的。最後一段是作者評論,屬作品的附帶部分。

根據學生的討論,有幾種分法,一種是按開端、發展、高潮、結束這四個部分來分的;另一種是按段緊扣“促織”這條線索劃分的,建議把這兩種分法,編寫一個簡單而又清楚的結構提綱,在課外完成。

4.佈置作業:

1)編寫課文的結構提綱。

2)翻譯“異史氏曰”一段,並對照課文第1段思考下列問題:

①爲了一頭蟋蟀,造成百姓傾家蕩產的罪魁禍首是誰?爲什麼?

②安排成名發財致富的結局是否削弱了本文的批判力量?

 

第二教時

一、教學要點。

編寫本文情節結構提綱,深入研究課文思想內容。

二、教學內容與步驟。

1.檢查作業:

1)指名兩位學生板書情節結構提綱。

2)指名一位學生口述“異史氏曰”一段的翻譯。

討論學生的翻譯。明確:

①篇末附“異史氏曰”,是作者自己假託之名。這是仿效《史記》“太史公曰”的筆法附在每篇後面的評論。

②奉行者:以譯“奉皇帝的命令去辦的人”爲好,可與上文“天子”一致。

③加以官貪吏虐:加以,該是兩個詞,“加”,加上;“以”,由於。“貪”譯“貪婪”爲好。

④一跬(kuǐ)步:課文未注。古代以跨出一腳的距離爲跬,兩跬爲一步。課文中是“一舉一動”的意思。

⑤以蠹(dù)貧:蠹,蠹蟲。課文用來比胥吏的侵害。有的譯作“由於讀書而貧困”。根據文意還是以譯作“由於胥吏的敲詐而貧困”爲好。

(譯文見人教社編《教參》,上說略與不同,供參考。)

3)討論學生板書的情節結構提綱:

邊討論邊修改學生的提綱。

(附)板書設計(見下頁)

 

2.分析課文內容:

1)指名讓學生朗讀課文第9段,再對照朗讀第1段。讀後提問:“每責一頭,輒盡數家家產。”造成這種後果的罪魁禍首是誰?請從第1段和第9段中找出證據。

討論。明確:造成這種後果的罪魁,是以皇帝爲首的封建統治者。第1段提出“宮中尚促織之戲,歲徵民間”,說明禍患起宮廷,統治者爲滿足宮中享樂而“歲徵民間”。未段尖銳地指出:“故天子一跬步,皆關民命,不可忽也。”由於最高統治者的荒淫無恥,貪官對上的阿諛奉承,“科斂丁口”,老百姓就只能落入“貼婦賣兒”、傾家蕩產的悲慘命運。

2)既然如此,爲什麼作者給故事安排一個喜劇的結局?要從課文中找出佐證的句子說明所以。

討論。明確:

①這個結局是虛幻的,當時的現實生活中不可能出現。其一,從全文看,作者以血淋淋的事實告訴讀者:成名因無法納貢而“憂悶欲死”,繼又“杖至百,兩股間膿血流離”,甚至“轉側牀頭,唯思自盡”;接着成名子因死一蟋蟀而嚇得投井自盡,成名夫婦“搶呼欲絕”,“茅舍無煙,相對默然”,這正是統治者爲一小蟲而逼得成名家破人亡。其二,成子化蟋蟀,大家都清楚這是不可能的。作者寫此虛幻的事實,其意圖在於證明,成子以自身性命化小蟲去讓皇帝玩賞,這正是鞭笞皇帝視民命如玩小蟲。這個“結局”非但沒有削弱本文的批判力量,而是從更高的層次上強化了批判力量。

②退一步講,成名“因禍得福”即使是真,也是偶然的。結尾明明指出“獨是”以促織富,“當其爲里正,受撲責時,豈意其至此哉?”這有力地說明,百姓的生死禍福,竟系之於區區小蟲,封建統治的腐敗已到何種程度!

③“喜劇”的結局,實際上是嘲諷了一出醜劇,請看“成名裘馬揚揚”,連“撫臣、令尹,並受促織思澤”,這豈不荒唐可笑!

綜上所述,本文結尾以及異史氏的評論,是在揭露封建統治的罪惡和當時政治的腐敗黑暗。有人把異史氏的一段評論說爲“以因果報應來規勸人,無異是愚民,無異是助紂爲虐”。這種觀點是不符合事實的。

3.佈置作業:

做“思考和練習”題一、二、三、四。

 

第三教時

一、教學要點。

對照比較閱讀,揣摩文意,局部改寫課文。

二、教學內容與過程。

1.檢查作業:

“思考和練習”第一、二題,參見第二課時教案,第三、四題參見人教社編教學參考書。第一題中,關於作品的消極方面,要注意蒲松齡生活的時代(17世紀),不能超越歷史條件加以苛求。作者把成名的逆來順受稱作“天將以酬長厚者”,就是這種歷史侷限的反映。

2.對照比較閱讀:

1)《聊齋志異》有幾種不同版本,文字各有出入,試對照閱讀下列例子加以比較,作出評價。

1

討論。明確:句子的上文有“問者香於鼎,再拜”,例句a承上而下,合乎語境,更確切。

2

討論。明確:例句a從四個方面寫出成名捕捉蟋蟀時的極度緊張,搞得精疲力盡,遠比例句b形象生動,更深刻地揭露了“歲徵民間”之苦。

3

討論。明確:例句b只寫成名夫婦對子之愛,而例句a寫失蟲之優甚於失子,是對封建統治的有力控訴。

2)讀下面一則與《促織》相關的《野史》,與課文作比較,有哪幾處不同?

宣宗(宣德)酷好促織之戲,遣使取之江南,價貴至數十金。楓橋一糧長,以郡遣覓得一頭最良者,用所乘駿馬易之。妻謂駿馬所易,必有異,竊視之,躍出爲雞啄食,懼,自縊死。夫歸,傷其妻,亦自經焉。

(呂毖《明朝小史》)

討論。明確:《野史》是一大悲劇,蒲松齡改寫的《促織》卻是“喜劇”,兩文比較,還有幾處不同:①《野史》爲駿馬來換蟋蟀;②妻失促織,懼而自縊;③雞啄食促織;④夫亦自經。蒲松齡的高超之處在於想象豐富,構思靈巧,能將簡單的原始材料演化出複雜曲折、扣人心絃的情節,在寫作技法上值得我們借鑑。

3.練習局部改寫:

要求學生髮揮豐富的想象,改寫促織的結尾部分,可以寫出各自設想的結局。

4.佈置作業:

將《促織》這個故事講給家裏人聽。

 

(編輯:王建民)

相關信息
泰州市第二中學網絡中心製作維護 地址:江蘇省泰州市迎春東路9號 郵編:225300
電話:0523-86213120 電郵:[email protected]
蘇ICP備05003838號-1  您是本网站第位贵宾!谢谢您的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