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 教師發展 > 教研成果

忘了有個夢要去追——三讀《周國平論教育》    胡同玉

發佈時間:2017-03-16 點擊數: 字號:- 小 + 大【收藏】【打印文章】

三讀《周國平論教育》

        ——忘了有個夢要去追

衚衕玉

近日再讀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的《周國平論教育》,在第169頁《人文精神與教育》又一次停住,還記得第一遍讀大師的著作時,心中認爲周先生是如此理想主義的一個人,悄悄地嘲笑先生的不成熟、不現實,現在想來自己讀的第一遍也就是匆匆看了個標題就給下了個定義,如此的草率。思來有多少的思想和多少的精華亦或身邊的專家和學者乃至同事,他們的意見和想法自己又幾曾有過耐心,靜靜聽完,靜靜思考和靜靜地完善自己的呢?不經一身冷汗。

第二次讀周先生的這本書,也屬偶然,那段時間,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機緣,耳邊總是聽到周先生的大名,終於又把周先生的書拾起來,心裏面卻是一句“不如廣告做得好!”認爲包裝的夠仔細,但是,分不清當時是怎樣的心裏,不僅看了標題,連內容也看了,之後更加覺得周先生對於教育的追求、對於社會的理想不屬於我們這個時代,於是給周先生起了一個綽號“周託邦”。比如周先生的《人文精神與教育》中第一部分“教育的目標是實現人的價值”,在第170頁他說“教育就是育人,就是要把學生培育成真正的人。教育的使命就是實現人之爲人的價值”他進一步說“人身上有三樣東西是最寶貴的。第一是生命;第二是頭腦;第三是靈魂。”他並且指出“學校裏應該有四種教育,就是生命教育、智力教育、道德教育和審美教育。” 讀到此處,我開始爲周先生深深擔憂,擔憂當他終於清醒認識到學校教育當下這種模樣,又不得不是當下這種模樣之後將會承受怎樣的打擊,現在想來,自己是多麼自大。

再一次讀,主要是在一次學習中,聽南通大學外國語學院吳興東教授提到的一線教師的教案中存在的問題,記得當時吳教授問了一個問題“教案開頭的教學任務怎麼寫?”當然吳教授是設問,不需要我們回答,他說“我們的教師上來就是知識目標、能力目標、情感目標,這不錯,錯在課堂目標最終只是在知識目標上的完成或者是試圖完成。”接着吳教授又問了一個問題“能力目標和情感目標達成的標誌是什麼?”吳教授善意的給出了答案,“能力往往更側重於能表達、能行動;情感目標是情感的認同。”聽到這裏的時候,感覺到和“周託邦”的智力教育和道德教育以及審美教育有“所見略同”的感覺,開始懷疑,難道“周託邦”所說所講不是空中樓閣,而是必須爲之努力的目標和一生的追求。當再次翻到178頁“靈魂教育”,周先生說“美育的目標是造就豐富的靈魂,德育的目標是造就高貴的靈魂,二者結合起來就是心靈的健康成長,實現靈魂的價值。”我內心已經沒有一絲輕忽,感覺到的是沉重,深深的叮囑。

2016年下半年,市教育局舉行了一次教師基本功考試,還記得試卷填空中有一空是這樣問的“中學政治學科的核心素養是什麼?” 所幸考試之前看到過這一題,恭喜自己得分。現在再斟酌,我想,“周託邦”應該會有一絲欣慰吧。吳教授應該也會。德育學科的四個核心要素,政治認同、理性精神、法治意識、 公共參與都不僅僅指向智育,也指向了生命尊嚴和承擔責任;不僅僅強調對於知識的掌握,每一點最後都落實在行動能力需要達到的程度。

周先生在第180頁上說,教育目標如果是培養健康、善良的生命,活潑、智慧的頭腦,豐富、高貴的靈魂,教育就真正成功了。爲此,作爲中學政治老師,也就是周先生的德育工作者,如果能在校園、課堂、與書相處、與生相處時,以核心素養爲目標,我們也就真正成功了。但事實上,周先生也一樣清楚,路,還很長,很長。

(編輯:cswu)

相關信息
泰州市第二中學網絡中心製作維護 地址:江蘇省泰州市迎春東路9號 郵編:225300
電話:0523-86213120 電郵:[email protected]
蘇ICP備05003838號-1  您是本网站第位贵宾!谢谢您的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