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 學科建設 > 語文組

孟子見樑襄王

發佈時間:2006-10-22 點擊數: 字號:- 小 + 大【收藏】【打印文章】

孟子見樑襄王

daxia2010

一、關於課文:

本文是孟子見過樑襄王后,出來對人談起他對樑襄王的感受以及他與樑襄王談話的內容,表現的是孟子一貫的仁政思想:仁政愛民就能得到人民的擁護,民心所向,就能天下無敵。孟子先說他對樑襄王的感受:“望之不似人君,就之而不見所畏焉”,看上去不像個國君的樣子,沒有國君應有的威嚴。說明孟子對樑襄王的印象並不好。然後又“卒然問曰”,點出樑襄王缺乏威嚴沉着的人君氣度。面對這樣一位國君,孟子仍耐着性子向他宣講仁政愛民的思想,但講得儘量淺顯明白。先以“定於一”,簡潔地回答了樑襄王“天下惡乎定”的詢問。再以“不嗜殺”直接清楚地回答“孰能一之”的疑問。最後以禾苗雨露和水之就下兩個生動形象的比喻來說明不嗜殺、行仁政所能產生的巨大效果。

(二)寫作特點

1.比喻手法。

本文在寫作上最大的特點就是譬喻的運用。文中“禾苗雨露”一喻,生動形象,描寫充分。而“水之就下”的比喻,簡潔明瞭,又生動貼切。

2.語言生動。

本文的語言十分生動,有些句子千百年來一直活在人們口中,直到今天仍被引用。如:油然作雲、沛然下雨、水之就下等。

三、書後練習:

(二)閱讀文言文,要注意文中的通假字。找出下列句中的通假字,並加以解釋。

1.卒然問曰:“天下惡乎定?”                     卒,通“猝”,突然

2.民歸之,由水之就下,沛然誰能御之?            由,通“猶”,猶如,好像

3.王說,曰:“詩云:‘他人有心,予忖度之。’……”說,通“悅”,喜悅,高興

4.蓋亦反其本矣。                               蓋,通“盍”,何不

5.吾王之好田獵,夫何使我至於此極也。           田,通“畋”,打獵

四、有關資料

(一)關於“七八月之間旱”

這裏的七八月,用的是周曆。周朝建子,以夏曆十一月爲正月,所以周曆七八月,即建寅夏曆的五六月。

(二)參考譯文

孟子進見樑襄王,出來後,對人說:“(樑襄王)遠遠看上去不像個國君的樣子,走近他也看不到有什麼使人敬畏的地方。

(見了我後)突然問道:‘天下要怎樣才能安定呢?’

“我回答說:‘天下安定在於統一。’

“‘誰能統一天下呢?’

“我對他說:‘不喜歡殺人的國君能統一天下。’

“‘誰會歸附他呢?’

“我又回答:‘天下沒有不歸附他的。大王您知道禾苗生長的情況嗎?當七八月間一發生乾旱,禾苗就要枯槁了。一旦天上烏雲密佈,下起大雨,那麼禾苗就長得茂盛了。如果這樣的話,誰能阻止它呢?而現在天下國君,沒有一個不嗜好殺人。如果有不嗜好殺人的(國君),那麼普天下的人民都會伸長脖子盼着他來。如果真能這樣,人民歸順他,就像水往低處流一樣,誰又能夠阻止得了呢?”

(三)《孟子見樑襄王》賞析(徐應佩、周溶泉)

清代劉熙載說:“孟子之文,至簡至易,如舟師執舵;中流自在,而推移費力者不覺自屈。”(《藝概·文概》)我們讀《孟子見樑襄王》也就可以得到印證。這一章選自《孟子·梁惠王上》,以孟子見過樑襄王之後,向人轉述他與樑襄王對答的情況,表現了主張“仁政”“王道”的一貫思想。

孟子處於戰國七雄爭霸的時代,新興地主階級正在崛起,並要取得政治上的統治地位,因而社會矛盾更趨激烈,兼併戰爭日益頻繁。“爭地以戰,殺人盈野;爭城以戰,殺人盈城”的戰爭和“庖有肥肉,廄有肥馬,民有飢色,野有餓莩”的階級對立,正如孟子所說:“民之憔悴於虐政,未有盛於此時者也。”孟子到處宣揚“保民而王”“仁義爲本”的思想,在當時符合人民的願望,有一定的積極意義。孟子首先到樑(今開封)謁見梁惠王,向梁惠王遊說,在此並見到梁惠王的兒子,也就是樑襄王。孟子與樑襄王的應對,既鮮明地表明瞭他的觀點,又表現出他高超的談話藝術。

    善辯。孟子是一位有名的雄辯家。其門人公都子對他說:“外人皆稱夫子好辯。”孟子回答說:“我豈好辯哉?不得已也!”孟子確實是爲了推行自己的政治主張,對付那班見利忘義、嗜殺不仁的統治者,才施展他的辯才的。孟子對付樑襄王,首先在於善於察言觀色而擇言。他見樑襄王“望之不似人君,就之而不見所畏焉”,這個國君不像個國君的樣子,就是接近了他,也看不出什麼威嚴。孟子對樑襄王的印象並不佳,因而講話直截了當,毫不婉轉曲折。其次在於圍繞中心,逐步展開論述。樑襄王的命題是“天下惡乎定?”怎樣才能使天下安定,孟子回答以“定於一”,襄王不知“孰能一之”,孟子對以“不嗜殺人者能一之”。樑襄王的問話不如他父親梁惠王能提出一些他面臨的矛盾,步步追問的都屬於治國的常識性問題,孟子也就以嚴密的邏輯聯繫,將啓發與闡釋相結合的言論,使之啓蒙益智。作爲一國之君,只有使天下歸附,才得人心,這就要愛民保民,絕不嗜殺好戰,那麼天下歸於一統,社會也就安定了。孟子循着樑襄王問題的思路,逐步揭示所要講的內容,而不徑直揭底,使對方在獲得某種滿足之時,又有新的不滿足,這種“引而不發,躍如也”的講話藝術,較之捷言盡說更能收到效果。

善喻。漢代趙岐《孟子題辭》說:“孟子長於譬喻,辭不迫切,而意已獨至。”比喻既使語言生動形象,具有直觀性,又含意豐富,具有揭示事物本質的深刻性。《孟子見樑襄王》,同樣以生動的比喻說明了“天下莫不與也”的道理。孟子將人民盼望不嗜殺的君王,比作七八月間的旱苗盼雨。苗“槁”,久旱要枯死,這時天空“油然作雲,沛然下雨”,烏雲像油一樣的漫延,泛着光澤,大雨像滿溢樣嘩嘩傾瀉,那麼禾苗自然“然興之”,蓬蓬勃勃地生長,更爲茂盛。孟子以苗“槁”與“興”的對比,說明雨對禾生死榮枯的關係,顯示人民對明君與暴君的態度。孟子形容天下之民歸附不嗜殺人者,“猶水之就下”,無法抗拒,也貌合神契。槁苗望雨“孰能御之”,民之歸附,“沛然誰能御之”,反詰得讓人毋庸置疑。要天下“與”之,都跟隨君王,關鍵在君不嗜殺人,如甘霖惠旱苗,則民便如水歸溝壑,前以天上雨水比君澤,後以地上流水比民心,兩喻相銜聯,又各賦其義,既自然又新穎。雨潤禾苗,水向低處,生活中習見之事,易明之理,既爲人熟知又深感貼切。

犀利。郭沫若在《十批判書》中說:“孟文的犀利,莊文的恣肆,荀文的渾厚,韓文的峻峭,單拿文章來講,實在各有千秋。”(《荀子的批判》)孟子對樑襄王的應答,也是詞鋒尖銳。“不嗜殺人者能一之”,而“今夫天下之人牧,未有不嗜殺人者也”。沒有一個君王不好殺人,概括戰國時廣闊的社會現實,也揭示了當時尖銳的階級矛盾,且連梁惠王、樑襄王也都一概列入嗜殺者之列。孟子看出樑襄王也屬於嗜殺圖霸的一類角色,也就乘機痛下鍼砭。他對梁惠王還申述了一番“王無罪歲,斯天下之民至焉”,“爲民父母,行政,不免於率獸而食人,惡在其爲民父母也”,“仁者無敵”的道理,而對樑襄王則勸之仍恐其愚,譏之則不畏其惱,言言作聲,語語中的。孟子對樑襄王一番應答之後,樑襄王沒有任何反應。孟子見在樑無法施行他的政治主張,便由樑到齊,“加齊之卿相”。

孟子見樑襄王時,已是七十歲左右,先前已經遊歷了好多國家,到樑後先和惠王有過多次接觸,因此這時是他思想很成熟的時期,也是經驗很豐富的時候。他與樑襄王僅此一次接觸的記載,雖然時間短暫,言談簡要,可是由此一斑,亦可見孟子的思想核心和講話藝術。就此,對於我們瞭解孟子的主張以及散文藝術,是有意義的。

(編輯:daxia2010)

  • 上一篇:文言文閱讀
  • 下一篇:高一語文練習三
  • 相關信息
    泰州市第二中學網絡中心製作維護 地址:江蘇省泰州市迎春東路9號 郵編:225300
    電話:0523-86213120 電郵:[email protected]
    蘇ICP備05003838號-1  您是本网站第位贵宾!谢谢您的浏览!